headerphoto

空气中闻不到异味

2020-07-14 15:33

初尝自动化养殖甜头,龚光辉“滚雪球”式地继续扩大养殖规模,2013年,在球树村建起1000平方米的种鸡舍。龚光辉铆足了劲,每天打地铺睡在鸡舍里,潜心钻研,上网查阅大量资料,攻克技术难题。耗时半年,龚光辉成为最懂鸡的“鸡司令”,成功改良设备,效益又翻了几番。

鸡舍的温度和湿度由电脑控制,体感温度恒定在22摄氏度。140米长的鸡舍,鸡笼共有4列,依次排开,井井有条。到了喂食时间,饲料源源不断地送到饲料槽里;按下收蛋开关,大大小小的鸡蛋由传送带运往收集处;粪污处理及时,空气中闻不到异味。

负责机械设备维护的,是枫坪镇杨梓江村的贫困户谢鹏。谈起如今的工作,这个30岁出头的小伙子挺感激,“家门口务工,每个月收入有近5000块钱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呢!”

学过经济管理,见过不少世面,这个80后“洋硕士”内心笃定。他扎根老家湖南省涟源市枫坪镇,钻研养鸡技术,引入先进设备,把父亲的“家庭作坊”打造成省级龙头企业,年销售额6000多万元。

“3万多羽种鸡只需要两人打理,负责机械设备维护、鸡蛋收集装箱及环境卫生即可。”龚光辉说。

产业扶贫要精准,还得靠“四跟四走”:资金跟着贫困户走,贫困户跟着能人走,能人跟着项目走,项目跟着市场走。因此,当地贫困户可以用每人1万元的免息小额贷款入股天柱山,年底再享受分红。有条件的村里成立合作社,组建扶贫养殖基地,统一发放鸡苗、饲料和疫苗,再由公司保底回收“成年鸡”。

“洋硕士”回“农门”,邻里乡亲不理解,有的还说风凉话。龚光辉全然不理会,一心扑在养鸡上。他查资料、看文献,带着家人四处考察,终于买回心仪的养殖设备,为此花费了130万元。

转变养殖模式,效益立竿见影。种鸡从竹鸡笼搬进“铁房子”,喂食和清理粪便等环节实现了自动化。龚雪东算了一笔账:种鸡养殖量达到了1万多只,是上年的10倍。出售种蛋、鸡苗等产品,公司当年的营业额超过1000万元,利润达到了200多万元,比上年翻了几番,从此逐年增加。

“天柱山可不可靠?会不会留下烂账让我们还?”入股前,枫坪镇三角村的贫困户有些顾虑,他们组团前来考察,看到现代化、标准化养殖基地,打消了后顾之忧,用1万元贷款入股公司。

不只是谢鹏,天柱山招聘的贫困户共有10多名,都来自当地农村。“家乡的山水养育了我,我能创造就业岗位,带动乡亲们脱贫,就是无上光荣。”龚光辉说。

“我一人富没什么了不起,让这一方都富起来才是真本事!”走对创业路,赚了不少钱,可看到家乡贫困落后,龚光辉坐不住了。2014年起,他主动参与精准扶贫,建立扶贫养殖基地,让贫困户共享养鸡收益,累计分红400多万元。

“喝了7年洋墨水,却跑回农村养鸡,你就这么一丁点出息?”2009年,龚光辉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财经大学留学归来,接棒父亲的养鸡事业,周遭嘲讽质疑不断。

留学7年,回乡养鸡,湖南小伙龚光辉当初的选择遭受了不少质疑。可他一门心思钻研技术,引入设备,把父亲的“家庭作坊”打造成省级龙头企业。走对创业路,龚光辉不忘乡亲。2014年起,他主动参与精准扶贫,建立扶贫养殖基地,让贫困户共享养鸡收益,累计分红400多万元。截至目前,他的企业带动联结贫困户1500余户,发放爱心鸡苗100万羽,每户平均直接增收2000多元。

龚光辉作出大胆决定:放弃国企高薪职位,回乡尝试科技养鸡。他说服弟弟从企业辞职,一起“二次创业”,“父亲精通市场,弟弟懂兽医,我又学了7年经济管理,父子兵齐上阵,可以放手一搏!”

天柱山的养殖实现了自动化,所需人力十分有限,跟涟源这一省定贫困县的贫困人口基数相比,仍是杯水车薪。怎么办?

龚光辉与涟源市扶贫办对接,决心开展大规模产业扶贫,通过贫困户入股分红、“公司+基地+合作社+贫困户”等利益联结模式,辐射带动更多的乡亲脱贫致富。

此外,他们还用每人2000元的产业帮扶资金,入股天柱山与村里合办的扶贫养殖基地,享受二次分红。“2014年至今,累计给贫困户分红400多万元。”龚光辉说。

2010年初,三人共同成立了合作社,以“天柱山”命名,龚光辉担任合作社理事长。